您现在的位置:BOB体育平台入口 > 杂谈·随笔

挨打的幸福

时间 2022-03-29 来源 巴中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室
[ 字号大小:]

  从小到大,我很少挨打。仅有的几次经历成了最幸福的回忆。

  我出生在七十年代的农村,刚学会走路就要干农活,但那时我身体很差,经常生病,就连打草喂牛、洗衣做饭都学不会,也坚持不下去,家里兄弟姊妹多,父母给我们派活都会量化,我常常无法完成,很多时候是要挨打的,母亲就用细细的竹条打屁股。记得六岁的时候,我第一次挨打,瘦瘦的屁股钻心的疼痛,我坚持不住,哇哇大哭,一整天都很伤心。后来哥哥姐姐们就主动帮我完成任务,或者帮我挨打。哥哥姐姐们的挨打刻进了深深的记忆,而我挨打就成了回忆。

  八十年代,我开始上学了,那个年代,成绩差要被老师体罚,罚站、打手板、打屁股、请家长是每个学生绕不开的痛,也许是害怕挨打,我一直都很努力,成绩很好,老师对我也特别宽容,有时犯些小错也会被原谅。记得初二下学期一天晚上,学校组织看电影《自古英雄出少年》,班主任老师吩咐我们在教室里自习,学校没有钱,老师们就一起去搬运放电影的器材。那个年代,能够看一场电影太不容易了,老师刚离开教室,教室里就炸开了锅,大家都在设计自己想象的电影情节,我站在教室的前面和大家辩论,有的同学开始了模仿表演,教室里一片混乱、一片狼藉。突然,安静下来,我背对着门口,转身看到老师大步迈进教室,已经站在我的面前,他高高举起手掌,我害怕极了,闭上了眼睛,漫长的等待,感觉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,一只粗糙的大手从我脸上慢慢滑过,也许是特别紧张,我没有感觉疼痛,一股暖流从我脸颊透进肌肤。悻悻的回到座位上,老师没有过多批评我,只是叫我不要捣乱,不要影响其他同学。原来挨打也有这般温馨动人,纪律意识从此扎根心底。

  九十年代,我读高中,学习的压力越来越大。英语老师刚从大学毕业,比我们大不了几岁,和其他老师一样,他也有一只特别的教鞭,平时用它在黑板上指指点点。我想,他不会打我们的,毕竟那个年代的社会已开始渐渐浮躁,纷繁的思想涌入校园,万一我们不服从管理,老师也难以掌控后果。我是英语课代表,老师经常给我一些学习资料,我进步很快,几乎没有受过批评,高一下学期开学不久,老师就叫我到黑板前默写单词、格式造句,都是尚未学习的新内容,我一个也写不出来,老师拿出教鞭,狠狠地打我两下,我感到很委屈,但那个年龄是不会掉泪了,从那天后,同学们学习英语特别认真。过了几天,老师问我,挨打冤枉吗?我好像突然明白,课代表是老师的助手,引导同学们积极学习是我的责任。有责任必须有担当,挨打也是很有意义的。

  读大学的时候,学校管理不再那么严格,自我约束就特别重要,更多的时候,老师成了我们的榜样和动力。大三下学期,教我们普通外科的王老师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,我从没看到他的笑容,他说得最多的就是“一丝不苟”。九月的天气还很热,根据安排那天下午我们去兽医院给牛做开颅手术,取出脑包虫。午饭后,我拿出教科书和实验操作手册反复温习、模拟演练,自我感觉良好,穿起白大褂就骑车赶往兽医院,到了门口的时候,看到同学们都在做准备工作,老师也早在门口等候。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掉,我有点尴尬的低着头往手术室走,突然,老师来到我的面前,用手背敲打我的额头,一下、两下,然后问我,知道为什么吗?虽然我来得晚了一点,但上课时间还没到,这究竟是为什么呢?老师再次举起了手掌,在还没有落到我的额头上时,我想起来了,天太热,忘记戴帽子了。手术时,动物面临生死存亡,我们的一丝不苟是它生存的最大希望。我那时二十多岁,六十多岁的老人无论怎样用力,大概都不会让我的肉体承受过多的疼痛,但这份挨打的记忆却成了永恒,“一丝不苟”成了我一生坚守的理念,无论何时,我都不敢懈怠,总感觉老师时时在我身边。

  我们当今生活的社会不主张体罚孩子,我也把女儿当宝贝,从没有体罚过她。我有一次试探着问她这个问题,她说我生错了时代。也许是吧,但我很珍惜我走过的时代、我走过的经历,我挨过的打,让我很幸福、很感动、很温馨,成了我人生的加油器、助推剂。孩子们不再挨打也是幸福的,他们会以另一种方式成长。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记忆和成长,不需要去分辨不同时代一些社会行为的好坏,跟着时代前行不纠结才是应有的态度。

附件:

分享到

[]

相关新闻

意见选登

我来说两句

查看所有评论
用户名:

(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

  • 匿名

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验证码: